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谋爱入局
谋爱入局

谋爱入局 躲鱼猫 著

已完结 刘多安周唯 悬疑贵族搞笑惊悚悬疑

更新时间:2019-12-11 11:55:03
小说主角是刘多安周唯的书名叫《谋爱入局》,它的作者是躲鱼猫写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23岁那年,我揣着不干不净的钱混得风生水起,可漫漫长夜,寂寞无涯。直到我在网络上邂逅他。曲终人散,他撤退得一干二净。后来某天重逢,他问我幸福与否,我哭着点了点头。爱情原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博弈,可惜我技不...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平常来爬山,就算我背个十来二十斤的负重,我哪一次不是走在前面开路。

现在跟这个傻叉走一起,被他作的一路,我这都落后多少了。

再看梁思远那一伙已经走远,周唯这丫就算要瞎说话也逮不住人,我忌惮越淡,耐性也越少:“那你自己呆这里玩儿。”

说完,我手疾疾过去,作势要将自己的背包拿回来。

不想这厮动作更快,他别着身体躲开我的魔爪,将我的背包稳稳挂在前面:“刘多安,就你这种素质,还好意思跟我梁子兄弟做朋友呢你,你知道啥叫团队精神不?”

我再好的脾气,都被他磨没了。

连虚伪客套称他周总这事都不乐意做了,我横瞪着他:“周唯,你丫的到底是多闲,为了整我你大周末的不好好该干嘛干嘛去,非得跑这里给我添堵。我就给你这样说,背包里是大家的午餐,你丫的要实在滚不动了,就干嘛干嘛去,你把背包还给我….”

脸皮已经厚到根本不吃我这套,周唯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极其无赖:“刘多安,你这人怎么那么不团结友爱?大伙一块爬山儿,你身边的队友爬不动了,你不打气鼓励就算了,还想落井下石。”

我真是服气到五体投地,他怎么那么能扯!

无力吐槽,我垂死挣扎般:“你把背包还给我。”

压根不愿好好沟通,人家还是一副欠揍的样:“反正我今天是跟这个背包捆绑在一起了。你想要回背包,行,那你背我。”

我擦,他是不是空长着壮硕的躯体,却埋藏着一颗少女心,他踏马的看着比我重不止五十斤,他也真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

一脸黑线,我看着他:“你能要点脸不?”

周唯丝毫不以为然:“你就说你背不背吧,我一个大帅哥主动投怀送抱,你矫情个什么劲咯。”

我没好气的:“大家都是各凭本事来爬山,凭什么就得我背你,怎么不见你背我。”

我话音刚落,周唯这丫突兀杵在我前面,他用手拍了拍挂在前胸的背包,然后他伸手往后一揽,将我环到他后背上,他再用手往上一推,我整个身体顷刻悬空!

我觉得肯定不是因为我心跳徒然加快导致心脏大脑供氧不足,才引起晕眩,我应该是忽然脱离地面,阳光又极速笼罩涌入眼帘,才会这样。

这般牵强为自己找足借口,我从恍惚中缓过劲来,手掌随即竖起扣拍在周唯的肩膀上,用吼的:“你有病啊,放我下来!”

摁在我腰间的手却更是用力将我环住,周唯还微微倾下将我身体往上颠簸点:“刘多安,我说你这女人怎么那么难伺候,是你让我背你,我背你又大呼小叫,你到底想咋样?”

回想不久前这个混球的手,按在我的**一路往上,我羞愤交错:“我什么时候让你背我了!你放我下来!还有你的手刚刚摸哪里了?有你这样耍流氓的?快放我下来!马上!”

一边嚷,我一边继续用手不断砸周唯的肩膀。

他或是吃痛,也或是玩儿够了,终于愿意将我放下。

站稳脚跟,我又连连跺脚,瞪着他咬牙切齿:“你这个臭无赖!你!你!你大爷….”

不知是不是有鬼在后面推了周唯一把,他忽然以压倒性的姿势倾斜过来,手穿过我的后脑勺固定住,他凑过来,唇贴着我的鼻翼一路游弋封住了我的嘴,我还没吐露出来的词措宛若被截断的流水,梗在心口一顿冲撞,差点将我魂魄撞出体内。

手不断揉挤着将我更往他身上团,这个混球口齿含糊:“你们女人,还真都同一副德行,就摸一下会死似的,瞎叫叫啥。”

不过短暂的十几秒,我却仿佛跨越高山流水,被抛高不过一瞬,却又被重重摔在地上,有无数蚂蚁挖心蚀骨,大脑里反复回放着层出不穷的香艳画面,在那些场景里固定的人只有周唯一个,而被他拥吻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

我并非是感到恶心,反而是恼羞委屈愤怒烦躁落寞等等杂乱无章的情绪一锅乱炖的倒在我心里,滚烫将我灼伤。

瞪大眼睛,我捏起拳头抬起脚,手脚并用的往周唯身上又是捶又是踹,含糊地吼:“禽兽,无赖,**,破流氓,放开我!”

慢腾腾地松开我,周唯心不在焉地用拇指指腹勾了勾唇:“你话还是挺多的,看来这招对你没效。”

我死死瞪着他,就像他欠我几百万还想赖账那般瞪着他。

还是淡定模样,周唯全数接收着我的怒意,他砸了砸嘴,吊儿郎当的轻浮语气:“虽然没能让你闭嘴,但看来多少有点作用,这都把咱们的距离拉那么近咯,你之前从来不敢那么直白贪婪地看我。”

那些倒洒在心底的混杂情绪,骤然拧成一团,而委屈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它倨傲盘踞在我的身体里,不断想要冲破阻止喷薄而出,我的眼眶被撞的一阵阵发涩:“你这人,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那么**!”

一手槌过去,我抓住背包的带子狠狠的拽,喝道:“还我!”

大概是我声音太大,把周唯这丫暂时镇住了,他迟疑几秒,那背包松垮垮落下。

实在是气,特别特别的气,我故意用手勾起带子猛的拽,直到那厮胳膊上被嘞出几道红痕,背包才回到我的手上。

埋着脸把它背身上,我转身一路小跑向前。

周唯跟了上来,继续在我耳边聒噪:“刘多安….”

我充耳不闻,跑得更快。

步步紧跟,周唯忽然抓住我背包的飘带:“你那么小气干嘛,我不就亲你一下,你整得好像我强上了你一样,这样有劲吗?”

被他这么一拽,我顿住脚步,转身穷凶极恶对着他怒目而视:“你那么无聊,怎么不去亲你大爷!”

说着,我将他手狠狠掰下:“滚,不要再烦老子!”

却又将手攀附上来,周唯抖了抖肩:“我没别的意思,你刚刚太吵吵了,我就想让你闭嘴。”

我认为我不算太矫情,而我毕竟对这丫还有点意思,被他亲那么两三下我真死不了,我刚刚只是对他玩世不恭的状态接受无能。本来我疾走这一小段路,心情已经略有缓和,现在他又来补上一刀,刚刚犹如困兽般的情绪又喷涌出来。

眼眶里有热意汹涌,冲得我眼角全是滚烫,我死死瞪着周唯:“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尊重?”

估计是没想到我反应那么大,周唯脸上有微微讪色,嘀咕着:“你又不是没被我亲过,那么凶巴巴做什么。”

他这话无疑像是一桶汽油浇我头顶,火苗越烧越旺,我真是被他气疯了拎着啥话都能扔出来:“是,我以前是**,是跟你睡过一段时间,不管怎么样那是我出于自愿!这就好比我在路上遇到只狗,我主动把手伸给它啃一样样的,我自愿给啃痛了我忍,但如果那只狗自己发疯朝我扑上来,那性质就不一样了你到底懂不懂?!”

眉头皱滚成一团,周唯嘴角抽起又撇下,他忽然气呼呼的扔一句:“那算我对不住你,行了吧。”

撂下这么一丁点诚意的都没有的道歉,这丫看都不再看我,他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落在原地的我,望着他一往无前的背影,我更气了,啥也不管不顾的冲着他嚷:“明明是你做错了,你还有理了不成,你发什么脾气,真的是好笑了!你做错了,还不准人说啊,我真的只能对你这种人呵呵了!”

脚步略有迟疑,周唯缓缓顿住脚步,他回过头来,斜着将眼眸眯起半分瞟我,声调比我的还高:“我生我自己的气,需要向你汇报?你以为你是谁,我什么都需要向你汇报?”

我这人有个矛盾善变的毛病,我时而能英勇得像个战士,但偶尔也会怂得不敢把自个掰开的包子,而刚巧这时,我的状态属于后者。

用手摸了摸鼻子,我像只泄气的皮球:“当我啥也没说。”

哼了一声,这丫又是大步往前走。

沮丧得难以形容,我忽然一点都不想再继续爬山,但拍拍装着大伙中餐的背包,我只得硬着头皮往前。

不愿再和那傻叉凑太近,我又不想落在他后面,我颠簸着背包走得飞快,不一阵就越过了周唯。

走到拐角处这边,我忽然看到梁思远折返了回来。

我有些疑惑:“梁子你怎么往回跑?”

他收起登山杖,三作两步到我面前:“嘿,我走一阵发现你们没跟上,以为你们出啥状况,我折回来看看。”

生怕梁思远看到我有些揉红的眼眶,我赶紧把脸埋下,张嘴就扯淡:“好久没爬梅沙尖了,觉得哪哪都好看,我顾着看风景走慢了。”

停几秒,我努力把声音稳了稳:“诶,我拖大家后腿了。我这马上加速。”

梁思远瞅了瞅我的背包:“多安你背包很重吧?不如你往我背包里腾点?”

我摇头,勉强笑出声:“哈,你又不是第一次跟我爬山。就这么点重量,我要驾驭不住,我都不好意思出门。”

却还是伸手托住我背包掂量了下,梁思远说:“你背的不轻,咱们换着背。”

我往后退了退:“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哦了一声,梁思远笑得有些不太自然:“那行,你要实在拿不动,后面再找我帮忙。”

刚好这时,周唯这厮赶上来,他丢给我一个懒得理你的眼神,然后他像牛皮糖似的凑在梁思远的身边,两个男人又是递烟又是递打火机的。

生怕周唯那混球,对我刚刚冲着他大喊大叫的怀恨在心,他要报复我,在我朋友面前乱说话,我不敢与他们拉出太大距离,就这么不远不近的,方便我监督他。

完全丧失爬山的乐趣,好不容易熬到菠萝山,在我觉得自己快去掉半条命之前,总算是能停下来休息和做午饭。

因为梁思远那几个美女同事,都是临时起意跑到这边玩儿的,一瞅见菠萝山有山泉叮当和瀑布横流,她们都顾着凹造型拍照去了。

于是营地里,只剩下我和梁思远,以及周唯那丫。

坐在块大石板上,周唯掂着烟抖着腿,优哉游哉地看着我和梁思远忙忙碌碌的洗菜摆盘架锅捣腾酒精罐,他冷不丁的来一句:“梁子,你有女朋友没?”

**,他这人怎么那么八卦!他是有多闲,整天挖人隐私!

我正要给梁思远丢个你别理他就当没听见的眼神示意,梁思远这皮实孩子,已经答:“还没呢。”

周唯猛的吸了口烟:“像你这样的大好青年,你单着,简直是浪费资源。我给你介绍个咯。”

把架锅用的石头放下,梁思远与我对视一眼,他干巴巴的:“谢谢,但不用了。”

站起来,周唯颇为热心:“你可千万别跟我客气咯,我就觉得像你这样优秀的男人不该单身。”

梁思远张了张嘴,正要接周唯这茬,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用小树枝戳了他一下,压低声音说:“你别理那**。”

还好,梁思远知道谁才是跟他一伙的,他就嘿嘿笑两声,就此沉寂下去。

估计觉得无趣吧,周唯总踏马的算消停了。

火锅煮好后,那几个凹造型的美女总算回来了,我本来没有喊周唯那丫吃的打算,但架不住他脸皮厚,饭后我粗略算了算,他至少吃了五碗。

我带来的东西被大家一扫而光,背包负重去掉大半,接下来的路程我爬得分外轻松,一直走在最前面。

至于周唯,他跟梁思远那个叫莎莎的单身女同事打得火热,他们就在我身后谈笑风生的,扯淡着啥时候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的,我听着就烦,索性拿个头巾把耳朵捂起来,耳不听为净。

梅沙尖的顶点上,连个遮阳的小树都没有,天气又热,我们登顶后对着四周拍拍照,逗留没几分钟就下山了。

并没有原路返回,为了照顾那几个体力有些跟不上的美女,我带着大家走茶溪谷那条路。

下到山脚,有家室的三位大美女都被自家老公接走了,一转眼只剩下我们四个单身狗。

几个人杵在东部华侨城的大门口,我正要客套几句,好散了各回各家,周唯这丫开始蹦跶着刷存在感。

他叼着烟笑:“大家一起吃个饭呗。”

今天下午与周唯打得火热的莎莎,第一个响应:“哈哈,好啊,吃啥啊。这边有啥吃的。”

眼神追随着莎莎,周唯语气温柔得发腻,一副体贴征求意见的死样:“丹桂轩,可以吗?”

撩着瀑布长发,莎莎作小迷妹款,朝周唯眨巴着星星眼,她嘟嘟嘴:“唯哥你看着那么有品位,你推荐的肯定错不了。但丹桂轩在华侨城里面哦,要进去吃饭的话,得买门票吧,这样好亏呢。”

把嘴角的烟晃来动去的,周唯这丫嘴里仿佛刷了花蜜:“请莎妹妹吃饭,花多少钱都不亏。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这么定咯。”

我勒个擦擦,周唯那朵蝴蝶花可真够浪的,爬个山而已,这都哥来妹去了!

忍着想拿个绳子把那两个饰演着一见如故相互仰慕的戏精捆一起扔垃圾桶里的冲动,又因为莎莎是梁思远同事,权衡顾虑几秒,我淡笑:“我晚上约人了,你们欢乐去呗,吃好喝好哈。”

小说《谋爱入局》 018你怎么能那么**!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贵族小说
  3. 搞笑小说
  4. 惊悚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