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原来爱情那么伤
原来爱情那么伤

原来爱情那么伤 许知 著

连载中 林夏沈暨南

更新时间:2019-12-11 11:16:30
《原来爱情那么伤》由许知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夏沈暨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结婚两年,老公一直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到底是应该坚持还是放弃?...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晚上八点多,我按照沈若白给我的地址到了酒店门口,看到门口熙熙攘攘的一群人,正在讶异之间,就看到了沈若白穿着一身白色高定西装朝着我走了过来。

沈若白的眉宇间和沈暨南有几分相似,但沈暨南的长相多了些刚毅而沈若白恰恰相反,他脸上总是挂着柔和的笑容,带着金丝框眼镜,尽显温柔。

沈若白从来不会给人任何的压力,和他相处的时候也总是很舒服。若不是因为沈暨南的关系,我想,我和沈若白也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他伸了手,示意我挽住他的胳膊,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了。这只是一个社交的场合,一切的行为,也只是逢场作戏罢了。

走进了宴会厅,确实发现了不少以前的师哥师姐,这个圈子本来就不大,加上沈若白以前是教授,门生遍布全国,有了这层关系,我也认识了不少同行。

因为怀孕的缘故,所以我没有喝酒,但我并没有告诉沈若白,只是偷偷的把香槟杯放到了吧台,到旁边拿了果汁。即便是这样一个小细节,沈若白也放在了眼里,当我从洗手间出来之后,他主动递了一杯橙汁给我。

我接过来,笑了笑,“谢谢。”

交流会举行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门口出现了一些异动,许多人举着酒杯朝门口走去,出于好奇,我和沈若白也走了过去。

即便是人头攒动,但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沈暨南走进来。他脸上没有任何的神情,让人捉摸不透。身旁的女人许知遥,打扮的格外精致,一身贴身的礼服加上淡淡的妆容,也十分的恰到好处。

原本只是有些惊异于沈暨南的出现,直到察觉到他冰冷的眼神。这几年,沈暨南也投资了一些地产,我只是没想到他也会来这种业内交流会。

走进宴会厅没多久,沈暨南就站定了脚步,双眼一瞬不瞬的望着我的方向。片刻过后,他朝我们走了过来,但一直没有说话。

“暨南,好久不见。”沈若开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

但沈暨南却仿佛没有听到沈若白的话,他依旧瞪着我。

沈暨南低沉着嗓音,带着几分质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刚想开口回答,沈若白却抢在我前面说到,“我带林夏过来参加交流会,顺便认识些同行。”

沈暨南的眼神变得越发冰冷,似有一层风暴闪过。

他怔怔的望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我问的是林夏,轮不到你插嘴。”

沈若白摊了摊手,笑着没有反驳。

想起之前沈暨南每一次见到沈若白的剑拔弩张,我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他愤怒的来源。

一旁的许知遥扯了扯沈暨南的衣袖,“暨南……”

沈暨南并没有理会他。

周围的人已经投来了怪异的目光,但沈暨南显然并不在乎。

他忽然就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朝外拖,他的力道很大,骨头都仿佛被捏碎了。我低吼了两句,“沈暨南,你放开我。”

才走了两步,沈若白过来,拦住了沈暨南的去路。

到这个时候,他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并没有如同沈暨南这般恼怒。

“暨南,这样对待女士,似乎不太礼貌,林夏是个成年人,她有选择去哪里的自由。”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沈暨南到了暴怒的边缘。

他一手扣住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抓住了沈若白的衣领,压低了音量咆哮着,“林夏是我的妻子,我和她之间,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沈若白高举双手,并不想和沈暨南发生冲突。

我们这里的一举一动显然已经成了焦点,我不想让大家难堪,只能对着沈若白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了。

而沈若白也朝我点了点头,但显然这一幕,都被沈暨南看在了眼里。

他推开了沈若白,拉着我就走。

我听到了身后许知遥不停的喊着,沈暨南都无动于衷,可想而知他现在的火气有多大。

一路到了停车场,沈暨南拉开了车门,用力的将我推了进去,而后从另一边上了车。发动车子后,沈暨南一脚油门踩到了底,伴随着我的惊呼,车子就飞驰了出去。

他车开的很快,我一直紧紧的握着旁边的扶手,甚至连安全带都来不及扣上。提心吊胆了半个小时,车在别墅门口停住。

从宴会厅过来我就一直紧绷着,加上刚才车速那么快,这会我只觉得小腹隐隐作痛,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一旁的沈暨南将车停稳,就下了车。余光见他在车外来回的走动,几分钟后,他拉开我的车门,质问道,“你为什么不下车。”

我想开口,但一张嘴,冷风就往口腔里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难受的弯下腰,摇了摇头。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在沈暨南的语气里察觉到了一丝担忧。

“林夏,你怎么了?”

意识都有些模糊了,我只知道最后沈暨南带着我来了医院。

好在孩子没事,在医院躺了一天之后,兰姨就来接我回去了。想来沈暨南也不会出现,对于我的死活,他从来都是不在乎的。

在医院的时候,手机没电了,一回到别墅,充了电之后,看到了几十个沈若白的未接来电。

我本来不想理会,但手机还没放下,他又打来了。我犹豫了一会,摁下了接听键。

“沈教授。”

沈若白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林夏,你还好吗,我有些担心你。”

在听到沈若白的这句话后,我的心里不禁涌过一丝暖流,但我还只是客套的回应了几句,“谢谢你沈教授,我很好。”

寒暄了几句之后,沈若白就识趣的挂了电话。

在家休息了一天之后,我就开始构思福利院的设计案,因为有沈若白的帮助,一切都还算顺利。

晚上的时候,我在房间里画图纸,忽然听到楼下大门打开的声音,我没有太在意。

直到沈暨南走进了房间,站到我的身后,低头看着我的设计图。

我如同心虚一般,拿了一张空白的纸将设计图盖上,站起身,朝后退了两步,和他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你怎么来了?”

小说《原来爱情那么伤》 第十六章 沈暨南的失控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