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奶爸遇上奶妈

更新时间:2019-07-16 16:23:33

奶爸遇上奶妈 已完结

奶爸遇上奶妈

来源:腾文作者:西诺分类:短篇主角:刘健张曼

主角叫刘健张曼的小说叫做《奶爸遇上奶妈》,它的作者是西诺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奶爸叫刘健,是一个离婚带着孩子的单身男人,在一家保险公司担任中层干部;奶妈叫张曼,是一个离了婚带着孩子的单身女士,在一家地产公司担任市场部经理。一次很简单的碰撞,奶爸认识了奶妈;却又意外于,两人所在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也许是早晨的缘故,咖啡厅里的人不多,也就三三两两的样子,但是拉拉还是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并不是刻意,也许只是习惯使然。

相视一笑,两个女人面带笑容,很友好的相互坐了下来。

“您好,两位,请问需要点什么?”

两人刚坐定,侍应生就走了过来问道。

“一杯蓝山,谢谢!”张曼和拉拉几乎异口同声,意外于对方要的也是蓝山,拉拉和张曼互看了一眼,笑了笑。

“好的,二位请稍等。”

侍应生转身离开。

虽然外面天气很好,阳光也很温和,但张曼和拉拉这一桌的气氛,却仿佛没有受到这种天气的感染,没有那么的凉爽。

没有寒暄的开头,也没有客套的话语,拉拉问得很直接:“张曼姐,你相信自己的直觉吗?”

“直觉?”

张曼弄不明白,拉拉想说些什么。

“对啊,女人的直觉都是很准的,你觉得呢?”

拉拉笑着,但不是绵里藏针的那种,但也不温和。

“所以呢,你的直觉是?”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喜欢刘健,对吗?”

拉拉没做思考,就脱口而出。

拉拉的这个问题,张曼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为什么?就因为你的直觉?其实,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并不是那么准确的,你知道吗?”

“二位,你们的蓝山,请慢用。”

侍应生的出现,算是起了一个承启的作用。

拉拉小喝了一口有点温热的蓝山,抬头问道张曼:“你是否定我的答案,还是回避?”

“怎么说?”

张曼也喝了一口。

“当然是你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不很明显吗?”

“其实这个问题没有意义,你不觉得吗?”

张曼又喝了一口说道。

“为什么?”

“我们都是有完全行事能力的人,谁喜欢谁,那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旁人是不能干预的;所以,你喜欢刘健,就是你自己的人,别人可以说这个、说那个,但他不能干预你。

所以我也一样,如果我喜欢刘健的话,那也是我自己的事,别人也不好干预。”

张曼像是在给员工分析市场行情一样的,给拉拉分析着那个为什么。

“如果是什么意思?你不喜欢刘健?”

拉拉听得很认真,所以她听出了一点不同。

“这个,我只能告诉你,我和刘健是朋友。”

张曼笑了笑,回答的很隐晦。

“朋友”这个词,包含了太多的意义;可以是普通朋友,也可是挚友;可以是男女朋友,也可以是知己。

这个词,让张曼既回答了拉拉的问题,也保留了一丝空间。

所以,不得不说,感情这方面,面对拉拉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儿,张曼还是技高一筹的。

张曼这么说了,拉拉也没好再问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再问去岂不更没有意义,还输了气势。

两个女人的面谈,最后在张曼的手机**中结束了;打来电话的是唐沁,也许是见离上班时间已经这么久了,张曼还没出现在公司。

嘉业大厦十二层,拉拉和张曼相继离开后的办公室里,刘健看着桌上的那串钥匙,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找了那么长时间的一把钥匙最后怎么会出现在拉拉的手里。

想来想去,刘健觉得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昨晚把钥匙落在谢欢那儿了,而正巧拉拉后来也去了谢欢店里,所以那把钥匙才会在拉拉的手里;虽然这唯一的可能,听起来也不是那么现实,但是这估计也是概率最大的一种可能了,总不会真像拉拉说的那样,钥匙是遗失在大厦下面,才被她捡到的吧!

想到这唯一的可能,刘健给谢欢打去了电话,想证实一下,这唯一的可能有没有可能。

只是,刘健并没有如可能所想的那么问,他只是谢欢,昨晚收拾完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他落了一把钥匙在店里。

但是刘健怎么会想到,那天晚上,谢欢已经给拉拉以多介绍朋友来光顾他的宠物店而收买了。

所以刘健打来电话,谢欢当然说没见着有钥匙落在他那里。

不只是这样,在早知道钥匙已经在刘健那里的情况下,谢欢还故作关心的问道:“钥匙真找不到了?要不我中午的时候,再好好的找找?”

听不出电话那头,谢欢窃喜的表情,再好好的找找?刘健当然不需要了;正好仝童敲门走了进来,刘健也就挂了电话。

仝童离开后,刘健的目光又落在了张曼送给西西的那个擎天柱上面,刘健想的是,张曼一个女人,竟也懂得给男孩子买礼物。

想到这里,刘健忍不住笑了;只是这个笑,被回身敲开门的仝童看到了。

“什么事这么开心,老大。”

仝童忍不住问道。

“天气很好,还有事吗?”

“我的文件夹落在你桌上了。”

仝童指了指办公桌上那个红色的文件夹,然后迅速的拿过来走了出去。

变形金刚,其实儿子早就闹着刘健要买一个了,只是碍于价格实在太贵,刘健一直没怎么舍得。

果然,见到那只擎天柱,西西就爱不释手的抱着,就连吃饭的时候,都放在碗的边上。

孩子的天真,总是伴随着各式各样的问题。

吃完晚饭,西西就一直跟在刘健的身后,问这问那。

“爸爸,爸爸,为什么我们这里没有汽车人,只有美国才有呢?”

为什么呢?刘健怎么会知道。

“因为,因为---”能因为什么呢?要说是虚构的,儿子肯定又是好几个为什么,“因为汽车人在我们这里不能生活,所以我们这里才没有的。”

“爸爸,你说汽车人和孙悟空谁比较厉害?”

汽车人和孙悟空,也亏是孩子,要是哪个打人问出这个问题,这人一准脑子有毛病。

关公战秦琼,人们还没搞清楚谁厉害呢,哪有那个功夫去研究变形金刚和孙悟空哪个厉害。

“当然是孙悟空厉害,他有七十二变呀。”

“哦。”

西西跟在刘健身后点了点头,“那孙悟空能变成汽车人吗?”

“这个,当然可以。”

“那我以后要买一个孙悟空变的汽车人。”

“行,等西西长大了。”

“好!”小家伙心满意足的走开了。

自从回国后,梁莹跟张曼和许攸的关系,好像一下子就成为了比普通朋友要好一点的朋友。

梁莹托张曼找的房子,最终选定在了清河湾,那是英大置业五年前开发的一个小区,正好张曼认识的一家业主要移民,房屋急需出售;因为张曼这层关系,交易很快就达成了共识,九十多平的两居室最终以八十五万的价格转给了梁莹。

清河湾靠近以前的市民广场,离现在的市中心,开车的话也就五分钟的路程。

梁莹因为要落实自己的国籍和户口问题,而众所周知的,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你一旦出去之后再想重回她的怀抱,并不是都像香港澳门回归那么简单的;对于个人而言,这个重回怀抱的过程,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等待。

所以清河湾那套房子交易的所有流程基本都是张曼帮忙代办的,因为这个,新的房产证也就寄到了张曼的手里。

午饭过后回到公司,张曼收到了EMS寄来的梁莹的新房产证,想来下午没事,张曼打了电话给梁莹,确定了她在新家之后就给送了过去。

只是,张曼开车到的时候,开门的并不是梁莹,而是何伟。

门开的一刹那,张曼瞬间感到奇怪之后,就收起了诧异的表情:“何伟,怎么是你,梁莹呢?”

“刚才民政局打来电话,好像有什么事,她就过去了。”

尽管看出了张曼对于自己出现在梁莹的新家所表现出的不解,何伟却很淡定;说着,一个侧身把张曼让进了屋里。

房间里,有几个好像正在进行重新装修的工人在那忙活着;而张曼的到来,并没有打扰到他们的工作,因为那几个工人甚至没有停下手里的活计看一眼张曼。

“重新装修吗这是?”

张曼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一半的墙面已经重新粉刷过了。

“这不还是几年前的装修嘛,梁莹说想换个风格,正好我有认识的装修这一块的人,就顺便帮个忙。”

何伟的话,张曼总觉得有那么点怪怪的地方,想在心头,张曼也就没有表现出来,只简单的说了句:

“挺用心啊,何伟!”

“都是朋友嘛,再说了,还是老同学。”

何伟说这句话时候的笑容,张曼更觉得不是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了。

正说着话,梁莹回来了,看到屋里的张曼,梁莹像是意想不到的愣了一下,随即好像才反应过来,张曼先前电话说过要过来的:“哦,张曼,你来啦。”

梁莹笑了笑。

看到梁莹一瞬间不自然的反应,张曼更有点坚信了自己心头的猜想,但还是回应的跟梁莹笑了下:“那,新的房产证,我能不亲自送来嘛!”张曼从包里拿出中午刚收到的新房产证递给了梁莹:“怎么样,我这个忙,你是不是得好好感谢一下呀。”

“这个必须的,不过得等我这装修完;今天嘛,就先请你喝杯咖啡。”

梁莹说着,放下手里拎着的袋子,拉着张曼的胳膊就一起走了出去。

两岸咖啡是市民广场唯一的一家咖啡厅,张曼和梁莹各自点了一杯蓝山和卡布奇诺。

张曼不出所料的向梁莹求证道:“能不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

“问啊,有什么不能问的。”

梁莹还没有意识到,张曼要问的是何伟。

“你和何伟,不会是要发生点什么吧?”

张曼压低声音的问道。

“发生什么?”

梁莹有点小小的不好意思。

“你说呢,不明白啊,他是有家的人,你可别越了线。”

“何伟离婚了。”

梁莹脱口而出,看到张曼稍微皱起的眉头,才意识到自己的神情好像暴露了些什么。

“何伟离婚了?”

张曼好像有些不太相信,“怎么没听同学圈里有人说起呢?”

“他和他老婆去年离的婚,何伟说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就没让以前的同学知道。”

“那,所以呢------”张曼意有所指的看着梁莹。

“何伟确实在追我。”

梁莹喝了一口咖啡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儿?”

“那天晚饭之后。”

“我听许攸说,上学那会儿,何伟追过你?”

“对,那时没几个人知道。”

“那你们这---”张曼稍微想了想,却不知该怎么说,“不算旧情复燃吧?”

“旧什么情啊,要说有打算的话,我现在无非就是想找一个安稳的,能照顾我的男人;我不需要他有多么成功,多么有钱,幸福就好。”

“那何伟---”

“我还没接受他呢,考察中还。”

看着梁莹说话时的表情,若不是张曼这样一个熟悉她的人,你很难想到,面前的这个女人是曾经那个立志要嫁一个有钱人的女人。

经过世事变迁,才会大彻大悟,说的也许就是梁莹这样的人;纵使生前家财万贯、天天锦衣玉食;逝后还不是一抔白土、一块碑石。

张曼告诉许攸,何伟在追梁莹的时候,许攸却显得很淡定:“我说的没错吧,上次吃饭我就看出来了,何伟对梁莹不一般;怎么样,当初是谁说不可能来着。”

“这谁能想到,再说了,我怎么知道上学那会儿,何伟追过梁莹。”

“也是,这事儿当初就没几个人知道。”

“梁莹也这么说来着,你怎么知道那时候?”

“行了,不说这个了,你得帮我想想办法。”

淡定过后,许攸就烦恼起来,“要不然,我就得坠入万丈深渊了。”

“不会吧,这么夸张。”

“唉,我们家老太太那脾气你还不知道?都已经给我下通牒了,说要是我在这么单着,就单方面给我取相亲了,还说要去我们公司,找我们老板把我给辞退了;你说说,老太太这不是瞎胡闹嘛。”

“你呀,看来真把她老人家给逼上绝路了。”

“行了,找你来不是听我唠叨的,赶紧帮我想想办法,要不然我真完了我告诉你。”

“我估计呀,老太太就是生活太闷了,你哟啊不给她找点什么消遣消遣的活儿,让她解解闷,我估计会好一点。”

“能有什么解闷的活儿。”

“广场舞啊,老年人的最爱啊,你要不让她老也去学学?”

许攸很坚定的摇摇头:“不可能,我妈对那一点兴趣都没有,有那时间的话,她另可在家看电视。”

“那要不她去学着打麻将,你们那小区,那么多棋牌室呢;再说了,阿姨年轻的时候不是挺爱玩那个南通长牌的嘛。”

“都N年前的事了,现在谁还认识那玩意儿啊,估计行不了。”

“实在不行,你就给阿姨养只狗好了,你不在家的时候,还能陪陪她老人家。

而且我上次听一个心理学家说,老年人养一些宠物之类的还是很大好处的。”

“什么好处?”

既然有好处,许攸就是很有兴趣的。

“那心理学家说,养宠物的老年人要比那些不养宠物的老年人在心理和生理方面都要相对健康一些;而且呢,那心理学家说了,宠物是很能给一些老人提供心理的那种安全感的,能一定程度上满足他们需要被关注的心理,从而缓解他们的孤独感。”

“这么说的话,看来还真得给我们家老太太养只狗之类的。”

张曼的这个法子终于说到了许攸的点上,“其实你别说,我妈那人还真有点喜欢小动物,就我们小区那些流浪猫,我妈经常都给些吃的。”

“那你说,我给她养只什么狗?”

“这我哪知道,我又没养过;不过,上次我们公司一大姐看《桃花运》,里面那只斑点狗不错。”

“桃花运?电影还是电视?”

“电视剧,就林永健演的那个。”

“林永健?就那个小眼睛小尖嘴的那个?”

“对!”张曼忍不住笑了,这哪有这么说人家演员的。

“行,就这么定了,明天有时间我去新天地那儿看看,那儿新开了家宠物店。”

小说《奶爸遇上奶妈》 第十五章 试读结束。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第七章
  • 第六章
  • 第三章
  • 第五章
  • 第八章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民国小说
  3. 异世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