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我的夫君是仙尊
我的夫君是仙尊

我的夫君是仙尊 高贵先生 著

连载中 玄北忘笙 豪门世家言情暖婚古言

更新时间:2019-06-11 15:01:25
主人公叫玄北忘笙的小说叫《我的夫君是仙尊》,它的作者是高贵先生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我修成人形以来,就一直生活在一条黑漆漆泥鳅的魔爪之中。到后来才懂我是多么的没见识,昆仑山望天阁住的是川冥仙尊,是一条修炼了整整十万年的黑龙,不是什么泥鳅……总之被他压迫了七百多年,我悄悄溜下了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最近我好像越来越容易昏倒了。

睁开眼睛,这是我第一个想法。

“阿笙,醒了?来,喝点水。”见我睁眼,泥鳅连忙轻轻扶着我坐起来,然后给我倒了一杯温茶。

我抿了一口,扭了扭有些酸的脖子,说道:“赤胥应该是找到女娲石了。”

“你这样昏迷几次了?”泥鳅皱着眉毛,仿佛没有听见我说的什么:“琏光知道你跑出来了吗?这样多危险?你要是半路上就晕过去了怎么办?”

我缩了缩脖子,转念一想,我怕什么?于是又梗着脖子说道:“我说,魔族那个帅哥好像找到神器了,你都不担心吗?”

泥鳅的眉心松了松,叹气:“我更担心你。”

心头一热,我低下头,小声咕嘟:“我看你是担心我来破坏你和神女的好事……”

“你说什么?”泥鳅的声音冷了下来:“你听谁胡说八道的?”

听他这语气,我就又有点生气:“眼见为实懂吗?你门口的人拦着不让我进,人家一脸娇羞从你这里离开,还说是胡说八道。一副女主人的样子,还讽刺我……唔……”

后半句被泥鳅堵了回去。

我瞪着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脸,那双眼睛里仿佛盛满了漫天的星光。

“我跟神女瑶姬之间什么都没有,”半晌,他放开我,缓缓地说道:“你若是不高兴,以后再也不准她进军营就是。若还是不放心,我们回去就成亲。”

我张了张嘴,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这是在求亲吗?

许是我的表情过于呆滞,他笑了,接过我手里的茶杯,轻轻地揉了揉我的脑袋:“阿笙,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彻底呆住了。

由内而外的开心就是这种感觉吗?

狂喜就是这种感觉吗?

“也许是我心急了,”见我不说话,他修长的手指理了理我额前的碎发,闭上眼睛用额头贴了贴我的脑门:“你好好考虑一下,不用急着给我一个答复,若你还没准备好,我们以后再说就是。”

“那个……”我不合时宜地笑了:“你见过求亲不带聘礼的吗?”

玄北也一愣,然后捏着我的脸摇了摇,好看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笑意:“昆仑山供你白吃白喝七百年,都还没收你饭钱,要不你就以身相许抵债好了。”

“你怎么这么小气……”我举起拳头就要捶他。

“报——”一声急喝打断我的控诉,勾陈一的声音听起来焦急万分:“川冥尊上,山海关急报!”

我连忙将伸出去的拳头收了回来,泥鳅的脸色沉了沉,又揉了一把我的脑袋,才起身到屏风外去。

“本尊不是说了,莫要来这里扰了她休息?”只听泥鳅压低声音说道。

“末将知罪,只是事出紧急,魔族陈兵数十万于山海关……”

“出去再说,”泥鳅的声音越来越远:“下次再扰了夫人休息,自己下去领罚……”

什么嘛……我咬了咬嘴唇,谁同意要当你夫人了?

赤胥一定找到了女娲石,否则魔族的根基本就被上一战动摇了,赤胥不可能傻到在这个节骨眼上与天界拼个鱼死网破。

他是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一定是有了制胜的法宝,才会动手。

因为他知道,他一定会赢。

想到这儿,我的心就揪了起来。

我答应了魔后,助赤胥上位。

但我也万万不能让泥鳅有任何危险。

眼下的情况……

刚想到这儿,我突然感觉天旋地转,胸口一阵剧痛,一张嘴,吐出了一口黑血。

我挣扎着从床上爬了下来,跌跌撞撞地绕过屏风:“玄北?”

玄北推门进来,透过门缝,我好像看到了勾陈一身后还站着一排其他看起来好像是将军的人。

“怎么下地了?”玄北两三步来到我身边,打横将我抱起。

“你不能去山海关……咳咳咳……”我还是没忍住喉咙里的腥甜,捂着嘴咳嗽了起来:“赤胥,他找到神器了……咳咳咳……”

“勾陈一!”玄北像是没听到我说的话,轻轻将我放在床上:“勾陈一!”

勾陈一从外面进来,低着头单膝跪下:“尊上,有何……”

“把太上老君叫过来,好生疗养阿笙的身子。”

“……是。”

“泥鳅,你不能去山海关。”我紧紧地抓着他的袖子,轻声说道。

玄北笑了,抬起手捋了捋我额前的碎发,温热的大手摩挲着我的脸颊:“阿笙,我去去就回。”

“可是……”

他摸了摸我的脑袋:“我是战神,这是本尊的责任。”

我拉着他的手松了松。

对啊,这是他的责任。

“那你……一定要小心。”我忍着喉咙里翻涌的血腥气,说道。

玄北点点头,弯腰亲了亲我的额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我躺在床上,眼前的景象忽明忽暗,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好像有人从屏风后走了过来。

那人身形修长清瘦,穿着一身浅紫色的长袍。

他走到床边,我感到额头上多了一只冰冷的手。

“玄北?”我睁大眼睛,却什么都看不清。

来人一声轻笑,慵懒的笑声像是一把小刷子,轻轻拂过我的耳边:“美人儿,记好了,我叫赤胥……”

于是就这样,我就被赤胥掳来了山海关的另一边。

我也不知道他带我到了哪里,也不知道我这样昏昏沉沉了多久,我只知道等我清醒过来之后,我被赤胥带到了一间偌大的房间里,没有窗户,只有一道门。

这房里的摆设不多,一张梨花木的床,被淡紫色的纱幔围着,床头雕着一只狐狸;一张南海桑木的桌子,和配套的椅子;还有两个柜子,不过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南海桑木……整个魔界只有一人能用。

那便是魔界三皇子,赤胥。

看样子是他将我带到了山海关另一边的某处行宫,我虽没有多紧张,却有些担心泥鳅。

在这里待了两天,除了一个婢女按时送三餐水果过来,我就再也没见过别人。

我也不是没想过逃跑,只是门口有结界,而且……我气海被封,一丝灵力都提不起来。

就这样,直到第三日,赤胥才穿着一身紫衣,从外面飘飘然然地走了进来。

“战神夫人……小美人儿,你可以啊,”赤胥从桌上捻了颗葡萄,伸手递给了我:“区区千年就把玄北迷得团团转,连天帝的旨意都不管不顾……”

我没接,也没搭话,而是反问道:“你找到女娲石了?”

“小美人儿,你变笨了啊。”他也不恼,自顾自地又拿起了个柑橘开始剥:“陈兵数十万于山海关,不过是个幌子,玄北现在估计也想到了。而你前几日的身体不适,只是我七夕那日给你下的药。”

我心里一紧:“锁骨香。”

锁骨香锁中香之人三经六脉,封人气海,中毒的症状便是呕血。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赤胥并没有找到神器。

还好,泥鳅暂时还不会有危险。

那一对狐狸眼眯了眯,薄唇微启,赤胥吃了一瓣橘子:“你莫担心,等我的计划大功告成之后,自然会给你解药。”

“几日了?”

赤胥剥橘子的手一顿,眼神里多了三分犀利:“嗯?”

“你把我带来魔界几日了?”

“五日。”

“什么时候放我走?”

然后我眼前一花,再定睛的时候,赤胥那张妖媚的脸已经到了我眼前:“你再说一遍?“

我虽有些害怕,却还是说道:“你打算用我跟玄北交换什么条件?什么时候才放我走?”

那对紫色的眼睛盯着我,犀利的视线像是两把刀子:“你对他动心了。”

“我……”

我还没来得及说完,赤胥冰凉的手便扼住了我的脖子。

强烈的窒息感迅速将我包围,他的手指慢慢收紧,我扒着他的手腕,感觉脚尖慢慢离开了地面。

就在我以为我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他突然松了手。

我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战神若肯退兵千里,自废气海,我便将你毫发无伤地送回去。”

“咳咳咳……他……若是不应呢?”

这个魔族的皇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一双紫色的眼瞳里流转的是我看不懂的情绪。

“玄北若是不应,我也放你回去,”赤胥又露出了迷人的微笑:“然后你要替我杀了他。”

然后他便出去了。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抱着膝盖,闭着眼睛思考。

若赤胥要威胁泥鳅,那这行宫的位置必不会离山海关太远。

退兵千里……

我知道老魔尊的意思是,若赤胥能踏平九重天,魔尊的位置便是他的了。

至于为什么老魔尊如此仇恨九天上下的神仙,我不知道。

而九天上下,也唯有战神仙尊能稳稳将魔族挡在山海关外。

赤胥想要突破山海关,必要先除掉玄北。

我眼前又出现了美丽妇人的那张脸,她濒死的脸。

“求你助我胥儿登上……”

一滴眼泪从我眼角落下,摔在了我的衣服上。

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是我欠她的。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言情小说
  3. 暖婚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