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一胎四宝都是磨人精
一胎四宝都是磨人精

一胎四宝都是磨人精 小恒同学 著

连载中 顾安安南宫拓

更新时间:2020-10-16 15:04:42
主角是顾安安南宫拓的书名叫《一胎四宝都是磨人精》,本小说的作者是小恒同学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被人陷害,家人惨死,她拼死逃脱,却跌落到一个陌生男人的怀抱。七年后,她带着落单的萌宝归来,招来了当年另外的三只小可爱,还顺便带来了当年那个男人。他直接将她揽入怀抱:“女人,把几个磨人精丢给我,还敢带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娘亲已经照着苏灿灿的设想在美化她们的这个小院子了。

所以苏灿灿刚从屋子里面一出来就看到啦满目之中郁郁葱葱的绿,只不过,秋天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移植的季节,所以,那些果木刘氏是无能为力的。

她能想出来办法的也就只有那些普普通通的花花草草了,秋天是丰收的姐姐,万物生长都有其自然规律,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刘氏在现在把它们移植到苏家的小院,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只能看它们一段时间的绿色罢了。这实在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冬天,所有的植物都会枯萎,会凋零了那一身的绿,甚至很多植物都熬不过秋天,就被秋风扫了落叶,不然也不会有自古逢秋悲寂寥的说法了。

可是,就因为苏灿灿的一句喜欢那生机勃勃的绿色,那是蓬勃向上的旺盛的生命力啊。就这样一句话,刘氏就这么默默无言的帮她在院子里栽种了很多的花花草草,虽然大部分都是田埂路边的野菜野草。但是苏灿灿感动的无以复加。

苏灿灿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平静了一下起伏的心情,转身去了男子的房间。

男子还是没有清醒过来,依然皱着眉头睡在床上。虽然穿着苏大夫家的粗布麻衣,但是依然掩不去那通身的富贵逼人的气息。自有一番独属于他的气质,足以让人侧目。

昏睡了这么久的男子比之刚刚见到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同的。苏灿灿认真的打量了一番,发现现在的男子脸色红润了一些,不复刚见面时候的苍白如纸,暗道果然这苏大夫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拐过来和自己混。

但是仔细想想,唔,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地方值得人家效忠的,于是苏灿灿闷闷不乐的戳了戳昏迷男子的胸膛,然后就看到纱布下面迅速的渗出来了一团殷红。

苏灿灿瞠目结合的迅速收回来的自己犯了错误的小爪子,惊疑不定的在自己的爪子和男子胸膛之间的殷红纱布上面来回扫视,有点不敢确信这是自己弄出来的。

苏灿灿惊魂失措的看向了美男的脸,唔,还好没有醒过来,于是用刚刚那只犯了罪的小爪子继续换了个地方不死心的戳了戳他的胸膛,硬邦邦的。然后偷偷的看了看被戳的男人,唔,还好没有醒。

不过苏灿灿看着刚刚被自己戳到了伤口渗出来血的地方,也是蛮不好意思的。

苏灿灿歪着头想了想,想起来自己还有人参这个天材地宝。之前给村长拿来卖银子的时候,留下了一批人参,那个时候是害怕村长坑了自己,也是不想在一棵树上吊死,毕竟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面的故事,学校还是教了的。

后来钱够花了,苏灿灿也能自给自足,没有什么需要花费银钱的地方,这个地方也太过落后,有什么需要的东西

以物易物就可以换取到自己需要的东西。钱这个东西在这里真的是可有可无的。于是,苏灿灿手里的人参也就没有什么需要出手的机会。

苏灿灿最近的生活又实在是过于充实和忙碌了,又因为这人参在她手里除了换银子之外也没有别的其他什么用处,所以她压根就没想起来自己手上还有人参来着的。

直到刚刚不小心做了坏事,把人家病患的伤口不小心给戳流血了,急着补救一下,不然她自己恐怕都想不起来自己手里还有这等宝贝了。

苏灿灿着急麻黄的跑回了自己的卧室,然后找出来了那根四十年份的野生人参,将这根人参切出来一片,然后将这一片人参给昏迷的男子让他含了进去。

看他这一时半会儿的又醒不过来的样子,苏灿灿就出去帮忙刘氏规整她们的家去了。

直到傍晚的时候,苏灿灿忙碌了一天,又让苏大夫给昏迷的美男子换了药,苏大夫深深地看了苏灿灿一眼,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只道是:“拖苏姑娘的洪福,这位公子明天就能醒过来。”

苏灿灿眨了眨眼,心道:完了,被发现了。

不过看着苏大夫的样子也不像是要揭穿她的本来面目的样子,于是也就又恢复成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了。

苏大夫看着苏灿灿偷偷的松了一口气又调皮的冲着自己眨了眨眼的样子,不禁挑了挑眉,然后微微的笑了。

苏大夫收了诊金之后就离开了,刘氏揉了揉闺女的头发,去厨房做饭去了。

苏灿灿伸出手指戳了戳男子的胸膛,低声嘀咕道:“哼,你可真不是什么好人,害得本姑娘吓死了,看看,看看,就因为你,本姑娘都暴露了吧!还好苏大夫是个好人。”

说道这里,似乎不解气一般,又伸出罪恶的小爪子,恶狠狠的在他腰间软肉的地方拧了一个圈。

然后仿佛又被突然惊醒了似的,看着男子没有醒过来的样子,偷偷的呼出了一口气,盯着他身上自己刚刚拧过的地方,发现没有血迹渗透出来,才用白嫩嫩的小爪子拍着自己的胸脯吁了两口气。然后最后看了看躺在床上刚刚被她拧了一圈的男人,发现他并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对了,刚刚苏大夫说过的,他明天才能够清醒过来呢!

苏灿灿哼了哼鼻子,果然人不能做亏心事,不然容易做贼心虚啊!苏灿灿悄悄地溜出了客房,回去找刘氏吃晚饭去了。

苏灿灿出去的太早了,并没有发现在她跑出去之后,本应该第二天才能“清醒”过来的人骤然睁开了双眼。

他摸了摸刚刚被拧了一圈的腰间软肉,低低的笑了两声,结果差点被嘴中的人参片给呛着了。他舔了舔舌尖上面的人参片,眸中闪过了一道晦暗不明的光,又动了动胳膊,摸了摸之前被苏灿灿戳过了渗出血来的伤口,那道伤口现在十分干净整洁,苏大夫已经重新换药包扎过了,所以他现在什么也没有摸到。

他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笑,到底是受了严重的伤,最后还是体力不支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之中还想着,这可真是个有趣的小孩子。

苏灿灿吃完晚饭过后又看了看他,见他没有丝毫要醒过来的样子之后就跑回了娘亲刘氏的屋子。

现在苏灿灿的心态已经调整的差不多了,完全可以把自己当成一个十几岁的幼小孩童,所以她毫无压力的跑来跑去,反正也要先得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怎么快乐怎么来吧。

因为是新搬进来的家,所以要弄的琐碎的东西特别多,刘氏最近在忙着做母女两个人的秋冬季节要穿的衣服,刘氏自己认为自己是个大人了,凑合凑合就过去了,所以衣服都先紧着苏灿灿的做。

苏灿灿反驳刘氏道:“娘,你不用先给我做衣服,秋天时间并不长,咱们就不做秋天的衣服了,直接做冬天的衣服吧!”

刘氏皱着眉头不赞同的看向苏灿灿:“那怎么能行呢?你这每天早上都还得要进山呢!衣服在山上最容易刮坏了,也好有个缝缝补补时候换着穿的啊。”

苏灿灿不怎么在意的说:“不是还有两件葛的呢么?就这么替换着穿呗,有棉的有麻的有葛的,今年先凑合过去吧,明年咱们就能过上好日子了,就再也不用这么将就着过了。”

刘氏还是不怎么乐意的样子,她并不想亏着自己的女儿。

苏灿灿想了想,对着刘氏说道:“秋天不长,咱们直接做冬衣吧,这次就听你的,直接做厚实点得了,我怕冷。然后咱们在做一床厚厚的大棉被,冬天咱们两个人在一起住。盖厚厚的大棉被!一定要比他们家的棉被还要厚的大棉被!”

本来还想要反驳的刘氏听着听着就笑了,哎呀,这个丫头这是还记着仇呢啊!以前在苏家的时候,苏成和林氏有厚厚的被子盖,小天天跟着他们一起住,又是苏成唯一的儿子自然也不可能受亏待,何况他还有一个那么会来事儿的娘,自然不可能冷着饿着。

而刘氏和小土妞儿就不一样了,刘氏在那个家里就像是他们的阶级敌人一样,就差睡在猪圈马棚狗窝这种地方了,小土妞儿本来就不是两个人爱的结晶,又不能子凭母贵,还有一个不重视自己的爹,家里又是后娘当政!当然过得也是猪狗不如的日子!

那个年月里面的小土妞儿还总是要在最寒冷的日子里面去接受那所谓的“洗涤”,也不知道她那么瘦瘦弱弱的小小一只是怎么熬的过来的。

但是有过了这些经历以后,小土妞儿对温暖就无法抵挡了,她做梦都渴望温暖,温暖的厚厚的棉被成了她至死都难以放下的执念,更何况,也可以说是小土妞儿就是被这里的这些愚昧无知的自私自利的人给活活冻死的!

苏灿灿眼睛里闪过一道冷光,等着吧,小土妞儿,我会为你找回来的!欠你的这些人,我一个也饶不了他们!你的愿望我也一定会帮你实现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