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
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

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 后卿 著

已完结 昭禾楚淮南

更新时间:2020-10-15 15:21:53
主角是昭禾楚淮南的小说叫做《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是作者后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祈天国唯一的一位公主,身份尊贵独一无二,十岁之前,一言一行皆被当做祈天国国君教导,十岁以后,双亲相继离世,唯独留下了楚淮南这个大祸害。她犹记得她爹临咽气前颤颤巍巍的抓住她的手说出总结了半辈子的肺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进来更是有一个版本传的沸沸扬扬,长公主为了得到谢侯爷不惜逼死了谢侯爷的原配夫人,满堂贵胄俱在,不知道燃烧了多少人的熊熊八卦之魂,这种情况下,唯有让谢长莘风风光光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方能粉碎谣言。

而面对一波又一波的敬酒,谢侯爷也显得疲倦了很多,长公主适时建议道:“老爷,长仪她们也各自准备了一些心意,在门外等了许久了。”

谢侯爷点了点头,自有仆人从偏门出,去传唤各位小姐。于是四周都安静了下来,大家屏息静气,都静候着谢府小姐入场。

一盏茶的功夫,便见一个蓝衣少女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

谢长月很是用心的做了一番装扮,发上是金镶玉的首饰,耳畔的红宝石耳坠摇摇晃晃,脸上巧笑嫣然,她落落大方的行礼,脆生生道:“女儿祝爹爹,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谢侯爷满意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对长公主的教导很是满意。

“二小姐,不知你带了什么贺礼?”

听了一旁二皇子的问话,谢长月的脸微微一红,略有些羞涩道:“长月身无所长,唯有一片诚意还能拿的出手。”身边自有丫鬟将长长的万寿经展开。

在场的人无不惊叹,连谢侯爷都有些微微动容。

“别跪着了,起来吧。”

谢长仪默默的勾起一个笑,很快又消失了,谢长月那个丫头,抢着上场不过是为了在谢长莘面前显摆自己的寿礼而已,她倒是要看看,谢长莘最后该如何收场。

“怎么会这样…”

角落里传来一声惊呼,谢长莘一脸不知所措。她惊慌失措的抓住谢长仪的手,声音中甚至带上了哭腔,“大姐,怎么会,怎么会…二姐的礼物怎么会和我的一样。”

谢长仪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谢长莘,敷衍的安慰道:“大概是你和长月妹妹心有灵犀一点通。”

宴厅内,长公主已经用不满的眼神催促般的看过来,谢长仪吃准了谢长莘不敢进去,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道:“三妹妹别慌,我先替你进去,至于你的贺礼么…”

谢长仪嗤笑,“做压轴吧。”

谢长仪挺直了腰板,仪态万千的迈进了了宴厅,整个宴厅登时便安静下来。谢长仪的美,让每个人都沉浸其中不可自拔,并不是说这位谢家大小姐穿着如何华贵,细看她的着装并不比谢长月的精致,首饰也是燕都名媛中最常见的玉莲头面,可偏偏这般眉眼气质,这般举手投足的仪态让在座的每一个女子黯然无光,如此风华再无第二人,无需多言也能瞧得出这是谢府根正苗红的嫡小姐。

“不愧是长公主**出来的女儿。”

“怕是比之皇城中的公主,也不遑多让。”

窃窃私语中,谢侯爷的眼中也是一片欣慰,这才是他谢知秋的女儿。

“长仪给父亲请安,祝父亲寿比松龄,日月长明。”

这是一把温润多情的好嗓子,单单只是听这声音,便能生出无限遐想来,这声音的主人必是一个窈窕的淑女,两座的“君子”们便再也按捺不住,争相为博得美人青眼。

“表妹本身便是今日最好的礼物。”二皇子忍不住开口道:“怕是东海的一颗遗珠流落到人间,真是让我等凡人开了眼。”

“表哥谬赞了。”谢长仪微微垂首,这种女儿家的娇羞姿态更是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一亲芳泽。

燕九柯看向谢长仪的眼神愈发的深邃起来,眼中的野心便一览无余起来,这个谢长仪,他是志在必得。长公主坐在高位上,将台下的一切尽收眼底,她恨不得能亲自下去将自己的女儿扶起。

长公主唇角含笑,眼中满是宠溺,轻声问道:“长仪,你带了什么礼物给你的父亲。”

“回母亲,长仪知道父亲精通音律,噬琴如命,特意几经走访,寻来一把焦尾古琴献给父亲。”自有仆人抬了古琴上来,乍一看倒是平常的很,甚至做工有些粗糙,没什么特殊。

“此琴,出自前朝名匠郑夫人之手。”

“众所周知,前朝灭亡后郑夫人以身殉国,他所有的作品,皆备烈火所焚…唯有此琴流传于世。”

谢长仪说着。移步绕至琴后,玉指一勾,便引得寥寥几声琴声,如珠盘玉石相击,似是仙籁之音。

“确是好琴,的确不俗。”

“不仅人美,还有如此孝心…”

二皇子佯装抱怨道:“有了长仪的珠玉在前,只怕我等的礼物,再也入不了谢侯爷的发眼了。”

话里话外,皆是用尽心思来讨好谢长仪。

谢侯爷淡淡一笑,“礼物不在贵重,关键是否用了心思。”话是这么说,可谢侯爷的双眼却一直在古琴上不肯离开。

没有人看到角落里谢长月嫉妒到发狂的眼睛。

一样是相府的女儿,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别人的半分注目,若是她有谢长仪那般的家势,若是她是嫡出小姐…不过没关系,谢长月的双眼中划过一抹阴狠的笑意,她不是最差的,最差的,是谢长莘那个**。

“主母。”谢长月忽然开口,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特别是看到自己心仪已久的二殿下也像自己看来,谢长月的脸情不自禁的红了起来,既甜蜜又怯怯道:“主母不要忘了,还有三妹妹没有来拜寿呢。”

谢府的三小姐,宴厅里彻底炸开锅,那个传闻中的三小姐?

乡野长大的丫头?

谢长仪轻轻一笑,笑意却并未达眼底。

“是啊母亲,我对三妹妹的寿礼,实在是好奇的紧啊。”

这么虚伪的话,说出来谁会相信?

一直猫在角落里的谢长莘冷不丁的被点了名,知道到了自己出场的时候了,她轻轻理了理褶皱的衣襟,信步走进了宴厅。

近来关于半路杀出来的谢府三小姐的传闻过于离奇,宴厅中的夫人小姐们,无不睁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准备一睹其“芳容”。

“听说之前是一直寄养在村子里。”

“乡野长大的,瞧着不像啊。”

的确不像。谢长月的眼睛快要喷出火来,这般的神定自若,步步生莲,哪里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野丫头?

小说《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 第7章 寿宴出头(上)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