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幸好,遇见你》完结版精彩试读 《幸好,遇见你》最新章节目录

发表时间:2020-09-16 15:09:01    编辑:蝶霜飞
幸好,遇见你

主角叫楚千千霍司承的书名叫《幸好,遇见你》,是作者苏千羽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们霍家不是你这种货色的女人可以进门的。”五年前,霍司承的妈妈在学校里,指着她的鼻子说下这句话时,楚千千以为,她和霍司承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交际。可,当老公出轨,家人双双住院,他再次出现,将她从最绝望的...

作者:苏千羽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幸好,遇见你》 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幸好,遇见你》由苏千羽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楚千千霍司承,书中主要讲述了:“嗯,我给你。”楚千千躺在茶几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躺在那里,似乎是完成任务一样等着霍司承来上了她,然后离开。她以为这是最糟糕的发展,却没有想到,这是最理想的想法。“楚千千,9月6号那一天,你去找我...

《幸好,遇见你》 第17章 他的羞辱 免费试读

“嗯,我给你。”

楚千千躺在茶几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躺在那里,似乎是完成任务一样等着霍司承来上了她,然后离开。

她以为这是最糟糕的发展,却没有想到,这是最理想的想法。

“楚千千,9月6号那一天,你去找我,应该就想到这些了吧,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霍司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黑眸冷的可怕。

“嗯,你说的没错,我想的到,我也做好准备了。”

其实楚千千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可她别无选择。

楚千千不敢吭声,而是小心翼翼的为男人脱上衣。

还好,T恤比较宽松,她很轻松就帮他脱了下来。

T恤被脱掉,露出男人精壮的肌肉,结实的腹肌,带着无限的诱惑,完美展现了什么叫: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楚千千其实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点性冷淡,和沈昊的夫妻生活才次数也是少的可怜,因为在整个过程中,她几乎找不到任何书籍甚至是影片中形容的那种感觉。

有的,不过是疼。

所以她一直不太了解,让这些人流连,着迷的到底是什么。

每一次沈昊做的时候,她祈求的都是快快结束,好在,沈昊确实很快。

想到这个,她又不由联想到贺雅说沈昊“器大活好”是怎么来的。

“你居然还有空走神?怎么?在我身上,想你前夫?”

霍司承一只手捏住她的脸,表情冷的可怕。

这个女人刚才目光无焦点出神的样子,他一看就知道,她是在想别人。

这让他身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更加受到了挑战。

“对,对不起。”

可是她真的不擅长这些事情,两只手不知所措,十分笨拙。

对,是笨拙。

可,明明就是这笨拙,没有任何技巧的动作,却让霍司承变得更加有冲动。

那纤细柔软的指肚,每一次触碰都是轻轻巧巧,完全没有任何力道可言。

“你就是这么取悦你老公的?”

听见这个,楚千千苦笑,“如果我会取悦我老公,她恐怕也不至于出轨。”

她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太笨了。

“不了解?”

“对不起,其实,我这个人可能是性冷淡,所以……”

楚千千真的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所以干脆摊牌。

以前都是沈昊直接过来上,她负责躺平就好。

只是轻轻几下,楚千千就觉得自己的感官已经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霍司承在这方面,真是绝对的高手。

现在的感觉一切都太陌生了,她甚至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越是这样,霍司承越是生气,“我花了五百万,不是在这里看尸体的。”

霍司承,一向是高高在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却在楚千千这里栽了跟头,他不甘心,总是希望楚千千亲口承认,自己当年的选择是错误的。

也许,他的内心底部,是希望楚千千认可她这一次的选择,认为回到他身边是正确的选择。

霍司承一再提钱,她是他花钱买的。

也是,五百万,买别人恐怕都可以买十年了。

这让楚千千再一次认清现实,也许霍司承来这,真的是以为她在勾引他,而他又乐意上钩。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虽然很多年不见,可霍司承了解楚千千,她最倔强。

“嗯,我有拒绝的权利吗?你可花了五百万呢。”

这回,楚千千把他要说的话说了出来,不等他再羞辱自己。

男人直起身子,她跪在地上,心里说不上的难过。

她的生活,怎么就变的这么一团糟了?

看着眼前的东西,本来晴明的眸子,变得有些氤氲……

小说《幸好,遇见你》 第17章 他的羞辱 试读结束。

幸好,遇见你
幸好,遇见你
苏千羽/著| 言情| 连载中
主角叫楚千千霍司承的书名叫《幸好,遇见你》,是作者苏千羽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们霍家不是你这种货色的女人可以进门的。”五年前,霍司承的妈妈在学校里,指着她的鼻子说下这句话时,楚千千以为,她和霍司承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交际。可,当老公出轨,家人双双住院,他再次出现,将她从最绝望的...